2022世界杯竞猜app下载

首页 >> 党群工作 >> 红色中南 >> 正文

红色中南 Partymesses

走近黄伯云院士(三)


2021年11月05日 17:09 

2005年3月28日,2004年度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。黄伯云在热烈的掌声中,从胡锦涛总书记手中接过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的荣誉证书。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在连续6年空缺后,终于被以黄伯云率领的课题组以“高性能炭/炭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”所攻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伯云院士登台获奖


黄伯云率领的课题组通过自主创新,解决了国家大的问题——“高性能炭/炭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”,打破了国外在这方面的技术垄断,成为继英、法、美之后的第四个拥有该制造技术和生产该类高技术产品的国家,实现了我国高性能航空制动材料的国产化,对确保国家航空航天战略安全具有重大意义。

“我是一名中国人,我的成功与否代表着中国。”飞机的起降和滑行型都离不开刹车装置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美、英、法3国已生产出该材料并垄断着生产制备技术。我国大量飞机只能依靠进口。这些飞机所采用刹车装置作为消耗性器材,也全部依赖进口。每年不仅要花费大量外汇购买,而且还受制于人。因此,尽快掌握高性能炭/炭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成为国家急需解决的重大技术课题。

1980年,黄伯云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录取的公派留学生留学美国。1988年9月3日,新华社播发了一条消息:黄伯云留美8年成就显著,博士后回国创业。在美国的8年学习时间里,黄伯云深刻感受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这一角色的份量。

“作为一个中国人,要代表的不是个人,是代表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,也是一个中国派出的留学生,应该要有自己的骨气,做什么事情要比人家好。”他常常提醒自己:“我是一名中国人,我的成功与否代表着中国。”正是这种民族自尊心、自信心,激励着他奋发向上,不甘落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伯云团队研发航空制动用材


“进行自主创新,解决国家的大问题,解决民族的大问题。”炭/炭航空制动材料是以炭纤维为增强体、炭为基体的先进复合材料。炭纤维就好像钢筋混凝土中的钢筋,炭原子好像钢筋混凝土中的水泥、砂石。炭纤维只有人的头发丝的1/10粗,而炭原子则看不见、摸不着。它制备过程相当复杂,需要难以计数的炭原子有序排列在炭纤维之间,并使排列结构、过程可控制,技术难度难以想象。为了垄断这项技术,掌握了这项技术的几个国家对该技术实行了高度保密。

当时,世界上的制造技术都是采用均温式炉,均温式炉设备简单,技术成熟,而梯度式炉则要承担巨大风险。经过反复比较,黄伯云认为,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,要敢于为祖国的强大进行技术创新。但是,从金属刹车盘制备到炭/炭制动材料的制备绝不是简单的重复和模仿,而是一项全新的探索和创造。1996年,经过无数次试验,黄伯云们终于完成了“高性能炭/炭航空制动材料制备技术”的实验室基础研究,但他并不满足于此。在黄伯云看来,科研成果只有转化为产品,真正地为国家所用、为人民造福,科学家才是完整意义上的科学家。

“我们也感受到我们的科学研究必须要走出实验室,必须要走向市场,走向国家所需要的这些东西,必须要拿出产品来,只有这样才能够对国家有所贡献。”

“二十年磨一剑,艰难过后收获最深的感动”2000年9月,在模拟飞机多种着陆状态过关后,中止起飞试验中刹车片温度急剧升高,摩擦系数下降得很厉害,课题组在最后关头的试验失败了。

“那个时候连睡觉都很难,所以安眠药吃一次不行,第二次吃都不能解决问题,那时有非常严重的斗争,负担也很重。那种痛苦当时确实是连自己很难想象,也想过这条路该不该这么做,确确实实风险太大了。”实验失败后的那段时间,被黄伯云称作是最黑暗、最痛苦的日子,但他很快就从失败的阴影中振作起来,他意识到,这个试验的意义并不在于个人的成败得失,更重要的是国家航天航空战略安全的需要。

“我们也感到正是因为国家的这样一种重大需求,我们应该有责任把它做好。所以是这样一种国家的需求我们要完成这些任务,我们要为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,是这样一种驱动力能够使得我们要坚持下去,要百折不挠,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要坚持,要渡过这个困难。”

一遍遍地推倒重来,一项项检查、一点点琢磨,改进工艺、添加新的材料……

一年多后,成功终于降临,黄伯云终于让无数个看不见、摸不着的炭原子听从指挥,有序排列,形成了完整的“高性能炭/炭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”。

经过多年努力,黄伯云领导的课题组2003年,研制的某型号大型客机国产炭/炭刹车副装机试飞成功,中国飞机依赖进口刹车片才能“落地”的历史被彻底改写。

他们不仅依靠独特的技术路径生产出了新一代航空刹车副,而且性能指标“一路攀高”:使用强度提高了30%,耐磨性提高了20%,寿命提高了9%,价格降低了21%,生产效率提高了100%,高能制动性超过25%。 2003年12月,中南大学获得了中国民航总局颁发的第一个大型飞机炭/炭刹车副零部件制造批准书,同时,获得了航天产品工艺定型书,中南大学生产的该产品开始在飞机上批量应用。2017年5月5日,黄伯云受邀赴上海参加C919首飞仪式。直到现在,他都无法忘记那一瞬间的感动,“当C919冲上云霄那一刻,除了震撼就是激动!”他说,大型客机的研发和生产制造,是一个国家航空水平的重要标志.

C919承载着几代中国人的航空梦,经过各方科技人的艰辛努力,才有今天的一飞冲天。“C919还只是我们航空强国梦迈出的第一步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“中国人的志气不应止步于此。”黄伯云认为,大型客机市场潜力巨大,我们国家还会研发比C919更大的飞机,那样对飞机的刹车材料及系统会提出更高的要求,需要一大批科研工作者发扬持之以恒、永不放弃的精神,付出百倍的智慧和汗水去实现梦想。

“只要生命不息,就要把科学研究做下去,为实现中国人的‘大飞机梦’贡献力量。”因为黄伯云,中国在航空制动材料领域的国际地位变了;不变的,是一位赤子几十年如一日对祖国执着的情怀。



转载:红色中南故事  微信公众号

上一条:​​毕生为斯 耕耘不止--走进湘雅名医伍汉文教授 下一条:走近黄伯云院士(二)

关闭